您的位置:首页> 硬件外设

惠远古城内的旧日生活看一看古人如何吃喝玩乐

逛街当去东大街

惠远古城内,钟鼓楼位于城中,台基上的四座拱门所连大街直通四座城门,形成的十字街道成为各色商铺作坊汇聚之地。

如果要赚热闹、逛大街,东大街是首选。在惠远老城被毁后,1894年后,后建的惠远新城已经初具规模。在广招商贾、暂免官税、官费补贴等多项措施并举之下,惠远新城内铺面林立,一派热闹,至清末已有“小北京”之称。在当时,东大街上富有名气的字号,有津商经营的“文丰泰”“同盛和”“大兴泰”“永昌泰”“文裕厚”等,皆是以经营京广杂货为主。

当时的杂货有什么呢?有布匹、丝绸、茶叶、化妆品、日用品、呢绒、鞋帽、服装、文具、纸张、白砂糖、龙眼、棉料等。单说布匹,就有扣布、稀布、青竹布、漂丝布、黑竹布、兰竹布等;再说丝绸,也有青闪、兰闪、兰闪青、末本绸、宁绸、亮绸等多种类别。这些丝绸布匹亮闪闪挂于铺面之内,已经十分惹人心动,再加上花卉、干果、日用等店铺,足可以让人们逛得兴致高涨,不亦乐乎。

在当时,首饰经营为惠远城一大特色,除金银首饰专售店外,还有走街串巷的货郎。他们手提玻璃盒,内陈各式金银首饰,任人欣赏选购。颇有名气的是南大街津商蒋平经营的“宝兴厚”商号,专擅“三响铃”手镯。这家店直开到1944年,才关张倒闭。

各色风味小吃汇聚钟鼓楼下

在当时,惠远新城内的各色风味小吃,花样品种之多,在全疆都颇负盛名。

小吃最集中的地方,就是钟鼓楼一带。钟鼓楼下,摊贩成阵:湖北的馄饨,楼洞正中的烤羊肉、羊羔肉,回族的油糕、油酥馍、糖火烧、肉火烧、腊羊肉夹饼、火烂鸡肉,天津的锅贴……各色食物,应有尽有。

在钟鼓楼的四角,分别矗立着二层楼的建筑。除了西南角是花鼓戏院外,其余三角都跟吃食有关:东南角为天津人所开的羊肉馆,早间售肉,晚间卖各种卤食;东北角是一间肉铺;西北角则开着一家民族饭馆,经营抓饭、烤包子等吃食。

当时惠远城内,还有津商所开的点心铺。“福庆祥”家的什锦点心远近闻名,“杨点心”家的点心也花样繁多,生意兴隆。

除小吃之外,惠远城内还有多家酒楼,有湘商开设的曲园、大吉祥等,还有津商宫德铭创建的会芳园和安师创建的天福居两处酒楼。酒楼内常备的吃食有什锦蒸食、南京板鸭、金华贡腿、南槽鲥鱼、肉松蜜饯等。其中,会芳园位于惠远城北大街,主要接待喜、婚、丧筵席,官场的宴请也多在此进行。天福居位于西大街,在当时也极具名气。1917年,民国财政大员谢彬来到惠远后,就入住这里。

旧时孩子们念书先礼后学

惠远二等学堂创建于1910年,是新疆最早的官立学校,位于惠远城北门内右侧。沿北大街辟有直通学校的一条巷道,巷口建有雕栏拱形木桥。桥头是一座牌楼,上悬“官立惠远二等学堂”金字横匾。校园内设有孔圣堂,正中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牌位。教室有冬夏之分,冬季教室约40平方米,夏季教室60平方米。校园内流水潺潺,绿树成荫,环境优美。该校最独特之处在于,校园内的各个建筑之间,均有长廊相连,浑然一体,师生出入校门都在廊檐下行走,免于遭受日晒雨淋。

学堂开办初期,约有50余名各族学生平等入学,学生们的课本为四书五经。开学当天,所有学生首先要向“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牌位叩头烧香,然后向老师行大礼,再注册。每年孔子诞辰,全校师生要列队赴孔庙祭祀。程序是校长为主祭官,将军是陪祭官。祭案上摆满祭品。朗读祭文后,端立于大殿两侧的学生唱赞歌曰:“大哉孔子,先觉先知,与天祭参,日月同辉……”礼成后,回校摆筵席一天,老师饮酒赋诗,学生们也可作诗词助兴。

自学堂成立,每年开学,校长都会应邀赴将军府。将军这日会大开中门迎接,并鸣炮三响,意在树立尊师重道之风。这一习俗一直延承至1930年才终止。

学生们的课业在1913年以后,除四书五经之外,增设了算学、珠算、习字、作文等。在课业之余,也有活动。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和九月初九,学堂会组织师生集体出外野餐。

踏春赏秋赛舟

说到学生们的踏青和秋游,事实上,每年春季踏春赏花和秋季登高远眺,正是惠远古城内人们沿袭已久的风俗。

早在惠远旧城尚在,清朝官员杨廷理流放伊犁时期,就已经有春季出外踏青赏花之俗。杨廷理在他所著诗歌《次李又泉韵》后的自注中写道:去年三月十一在望河楼看杏花,四月初十在武庙看桃花。林则徐也曾就赏花一事写有文字。他在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三月十八的日记中记载,福泽轩总戎邀请他和他的两个儿子一同前往绥定城的绥园看花。当时,桃花杏花已经谢了,梨花正盛,花朵繁密一簇如关内绣球一般。到了重阳节,人们又多相约登楼,饮酒赋诗。文人墨客们也或相邀一起在衙署花园中赏菊。

200多年前,惠远城内还有一项娱乐活动,非常热闹,即是赛船。曹麟开在他的《塞上竹枝词》中这样描写当时伊犁河上赛船的场面:河源春涨漾飞涛,刳木为舟妾学操。泥马赊枯郎斗捷,自矜赤鲤跨琴高。

作者在诗后注,伊犁河即古伊丽水,选一根大木头挖空中心,削尖两头,大的可以容纳五六人,小的可以容纳两三人,配以木桨,可以在伊犁河上飞快行驶。

完全可以想象当时伊犁河上波涛滚滚,舟飞如虹,河内河岸喧声一片的场景。只是这样有趣的活动场面,今人是再没有在伊犁河上见过了。 (记者李剑 整理)

备注:

本文参考了霍城县旅游局提供的相关文献资料、伊犁师范学院教授吴孝成所著《我是深秋花里蝶——清代西域诗中惠远的岁时节庆习俗》(下)及《探取春光在笔先——清代西域诗中惠远的民族风情与民间游艺》(下)。

上一篇: 投行爱约 炮,基金最爱睡前台!下半身集体失控的金融圈
下一篇: 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超4亿 95后正加速“占领”该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