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IT产品

2019科创预测:全面开花,泡沫升腾,内忧外患,裹挟前行

[ 导读 ] 在贸易顺畅时,看不见的手在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在贸易通道受阻时,看得的手在稳定市场局面,2019年将是看得见的手对反全球化行为的一次大反击,想不到的是,中国科创大踏步契机竟然是贸易受阻。

自1994年WTO成立(世界贸易组织),贸易全球化已经走过24年,在这24年,全球各国竟跑,中国以惊人的增速,在GDP排名榜领跑全球第二,而2018年,黑天鹅事件是特朗普掀起的中美贸易战,贸易保护的城墙再次垒起,地球村被割裂成数个小城邦。

规律总是主导一切,在贸易顺畅时,看不见的手在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在贸易通道受阻时,看得的手在稳定市场局面,2019年将是看得见的手对反全球化行为的一次大反击,想不到的是,中国科创大踏步契机竟然是贸易受阻。                                              

被透支的投资概念和“躺赢”的悲观资本情绪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加快5G商用步伐到习近平主席在首届进口博览会上宣布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科创原本是学术与产业共融的经济关系,顿时上升到历史使命,李克强总理在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更是强调“创新事关国家前途命运”,可见其重要性。

目前,业内多以“硬科技”来代指这类企业,以区别于商业模式创新等“软”科技企业。所谓硬科技,即从搜索引擎中获得的诠释,是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光电芯片、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区别于由互联网模式创新构成的虚拟世界,属于由科技创新构成的物理世界。凡所能涉及到的硬科技概念,几乎都被中央文件和地方政府文件提及过,所有值得投的概念像是被提前消费了。

与往年捉摸不定的模式创新相比,这次科技创新在可考察的标准更多,对投资而言,赌性更少,这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好事是赛道充满多样性,竞争层面更少的零和博弈,更少的资本主导赛道项目发展,更多的投资人凭借专业知识构开拓新天地。坏事是由于赛道和概念太多,投资人需要根据技术发展Gartner曲线和资金周期寻找自己合适的赛道,避免由于技术周期而导致可投资金枯竭的尴尬局面。

另外,今年“躺赢”的悲观情绪会持续蔓延,这意味着无论是一级市场投资人、上市公司产业资本,还是二级市场投资机构都会以“口袋留钱,抄底好项目”的心态进行投资,观望情绪很重,除非国家推动,银行的保守行为将决定它在寒冬期抽贷,降低坏账率,而企业的发展又是需要资金持续支撑的,这时候变动因素最大的应是国家政策因素和国有资本。

国家推动,科创加速,创业泡沫再次升腾

可以观察,美好生活的推进是以技术浪潮的形式推进的,大的浪潮可以以蒸汽时代、电力时代、互联网时代划分,小的浪潮来说,2014年O2O,2015年社交电商,2016年有拼团,2017年直播电商、共享经济,2018年知识付费,人工智能,概念从未停过,泡沫以集聚的方式而来,这是创业掘金者和投资人的一场完美配合,由于中国有足够大的消费市场,掀起了泡沫。

泡沫不总是坏处,泡沫让竞争者加快脚步,泡沫让概念快速下沉普及,泡沫让基础建设增速,所以,事物发展一旦有外力(国家推动)出现,必然是有泡沫的,因此预见2019,科技创新泡沫进一步放大,在投资上,为资金提供了方向,并增加了就业机会,缓解就业压力。

人才集聚,城市创新力和竞争力差距持续放大

围绕着科技创新,连续19年跟踪调查区域创新能力的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创新创业研究中心教授柳卸林课题组,11月24日发布了《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18》。报告从知识创造、知识获取、企业创新、创新环境、创新绩效5个指标体系所囊括的百余个指标进行综合评估,评分在30分以上的只有8个城市,30分以下的有23个城市,另外,排名第一的广东,其创新得分是排名第八的山东创新得分的两倍,这意味区域创新差距大,而创新指数所代表的包括人才聚集、投资聚集、创新环境越发激励,城市竞争力差距将进一步拉大。科技创新带动的区域竞争力聚焦,进一步放大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的矛盾,而这种矛盾并不是市场经济能够弥合的。

科技替代需求成为第一生产力拐点,科技扶贫氛围渐浓

回顾改革开放40年,虽然总设计师邓小平多次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是最直观的感受是“需求是第一生产力”。改革开放40年,人均GDP从1978年385元到2017年59660元,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334元到2017年25974元,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从1978年的184元到2017年18322元,居民可支配收入大幅提升推动了合理消费需求激发,内需成为经济发展推动力。

准确来说,在过去的改革开放40年,需求是第一生产力,企业家创造了从无到有的产品,从无到有的消费体验,而40年过去,消费需求逐渐饱和,购买逻辑从需求购买到爱好购买,对产品品质的要求,从物美价廉到优质正品,科技已经成为第一生产力,改变了产品体验,改变了生产效率,改变了售卖的模式。

而当科技成为第一生产力,科技对社会的贡献就会进一步被放大,科技扶贫最早见于1986年。早期的科技扶贫是狭义的,其宗旨是应用适用的科学技术改革贫困地区封闭的小农经济模式,提高农民的科学文化素质,提高其资源开发水平和劳动生产率,促进商品经济发展,加快农民脱贫致富的步伐。新时代的科技扶贫应该是广义的,意为通过科技力量提高贫困区域生产力,为贫困地区提供就业岗位,用科学技术让生产要素进一步流通。

90后是科技硬件消费原住民,为科技买单,涌现新一轮消费电子红利

1990年11月,日本游戏公司任天堂成立,第一代经典消费硬件以娱乐方式进入生活,过去的28年,手机、电脑、笔记本、耳机、VR/AR、平衡车等消费硬件以平民价进入千家万户,满足工作和生活娱乐,智能化趋势幸运地进入90后的生活,90后成为科技硬件首批原住民。价格合理、炫酷好玩、为科技感买单意识,这三个基本要素构成了新一轮消费电子红利潜在基础。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例,语言翻译、语音对话、人脸识别、物品识别等正以一种新鲜感渗透进90后的消费决策中,它们以翻译笔、智能车载系统、智能家居系统等提升着生活品质,另外由于移动手机普及,新消费理念能快速打穿1线城市到5线乡镇,90后的消费习惯趋同,消费理念也趋同,造就广阔的市场。

围绕科技创新,无论是90后为科技感买单、创业者蒙眼狂奔、还是投资人囊中羞涩、还是李克强总理号召“创新事关国家前途命运”,国家的所有个体都成为科创巨轮中的一员,唯有同心协力,方才抵达彼岸。

上一篇: 加州法案将允许大麻相关企业使用加密货币纳税
下一篇: 红歌大赛唱响群众感党恩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