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创业故事

新时代航天青年勇创第一

  8月17日,随着一声巨响,3颗卫星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研发的首型商业运载火箭捷龙一号的托举下壮丽升空,翻开了我国商业航天的新篇章。

  很难想象,取得这样重大成就的科研团队,主要是由90后年轻人构成的。更鲜为人知的是,这个项目源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所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航天一院)某事业部团委发起的一个青年创新研究项目。

  面对商业航天发射市场激烈竞争态势,航天一院瞄准低成本固体小型运载火箭方向搭建创新平台,44名年轻人响应号召,自发组建了青年研制团队,于2018年2月正式立项。最终,这群年轻人用不到18个月的时间,创造了15项“第一”。虽然他们的面孔还略显稚嫩,但他们的命运已经和国家工程贴合得越来越紧。

  “担子往肩上压,我们就该扛起来”

  一年人力,三年人手,五年人才,十年人物。“如果没有国家创新驱动、没有航天事业蓬勃发展提供的机遇,就没有我们实现人生价值的机会。”28岁的项目总体设计师张意国感慨。

  在捷龙一号研制团队中,张意国负责总体方案的优化和论证,是整个团队里最年轻的总体设计师。“时代给了机会,担子往肩上压,我们就该扛起来。”张意国告诉记者,为了实现火箭高性能和高性价比,大家创造性地提出卫星倒装方案,并大胆简化了全箭的控制执行机构,这在国内尚属首次。

  “我们总想干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事情。单位给了我们很大支持,没有思想包袱和束缚,我们更能放手去拼、大胆去干。”27岁的结构电气一体化负责人丛恩博说。

  捷龙一号是我国首型采用集成电气的运载火箭,而高度集成会导致产品热耗大,传统散热方式无法稳定其性能。为此,丛恩博和他的研制团队大胆提出了复合热控方法,并采用计算、仿真、试验相结合的设计手段,有效保证了产品性能。

  其实,作为火箭院最年轻的研制团队,他们不是没有遇到质疑,但他们选择用成绩证明自己。

  “多核芯片,运载火箭极少应用,技术风险摸清了吗?”一段时间以来,紧张的气氛包围着这支年轻的队伍。

  “对于多核系统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核间通信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箭载多核芯片就无法真正应用。”28岁的飞行控制软件设计师张亚琳坦言,他们低估了问题的困难程度,时间过去一个月,问题排查工作依然进展缓慢。到第五个月时,大家心态几近崩溃,工作仿佛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难道多核处理器不能应用于此次任务?不少人劝他们换个成熟的技术。同样是飞行控制软件设计师,29岁的李浩还是横下一条心:“即使这次任务不需要,以后也会用到,中国航天需要这个技术,我们是为国家进行科研攻关,不能因为困难就退缩不前。”

  终于,在第六个月,大家找出问题所在,并提出有效解决方案。“这几个月,大家心里就像有座大山压着喘不过气,完全是凭着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咬牙坚持。”29岁的飞控系统软件设计师胡骁说。

  难怪捷龙一号项目技术副经理梁卓说:“这项工作交给你们,我很放心,你们用行动打破了质疑。”

  一位国外资深航天专家曾感叹:“最让人敬畏的不是中国航天所取得的成就,而是现在领军和主导中国航天的这些人太年轻了!”

  “不在最该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

  “你们的队伍这么年轻又这么拼,未来可期啊!”凡是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专家总会这样评价。

  27岁的李学思承担着捷龙测控与电气系统总体设计工作,并作为遥测号手,在发射前最后1分钟,给出火箭能否点火起飞的决策依据。

  “李学思很有想法,不少好点子都是他提出来的。比如他创新设计的智能评估系统,把传统人工数据分析转变为智能数据判读,显著提升了测试数据分析效率。”听电气系统设计师孙润宇讲,大年初四那天,李学思脚部骨折却顾不上休息养伤,第二天便直接坐着轮椅去了试验室,继续他的数据“翻译”工作。

  眼前的李学思身着休闲装,看上去像刚毕业的学生,但在交谈时却明显感受到他对工作的热爱,浑身上下都透着对航天事业的激情。“确保准时、成功发射,才是头等大事。”在李学思看来,“生活不是享受,不应在最该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

  这是李学思的心声,更是整个团队的共识。

  今年1月,试验阵地开展了火箭卫星舱分离试验,不少院领导现场观摩。但遗憾的是,卫星舱并未成功分离,出现了试验故障。

上一篇: Gartner:2013年PC将继续下滑 平板将大帽增长
下一篇: 华为Y系另类新机现身!可拆电池、三卡槽